关于猪周期的长期趋势思考

关于猪周期的长期趋势思考原标题:关于猪周期的长期趋势思考上次我们在《猪价连续下挫,万科却进军养猪,猪到底是行还是不行?》一文里聊到,由于非瘟造成的新一轮的猪周期尚未结束。目前短期的猪价下跌有多重因素共振,冻肉投放,进口猪肉到岸,一些猪户看猪价下跌着急出栏,并且叠加淡季,

关于猪周期的长期趋势思考
原标题:关于猪周期的长期趋势思考 上次我们在《猪价连续下挫,万科却进军养猪,猪到底是行还是不行?》一文里聊到,由于非瘟造成的新一轮的猪周期尚未结束。目前短期的猪价下跌有多重因素共振,冻肉投放,进口猪肉到岸,一些猪户看猪价下跌着急出栏,并且叠加淡季,最主要的还是新冠疫情导致的下游需求下降,但今年总体猪价相比去年依旧会维持比较高的水平。 上文谈论的是一个猪周期短中期的情况,这次主要想探讨猪周期的长期变化趋势。 猪周期是生猪生产和猪肉销售过程中的价格周期性波动现象。 具体而言,猪肉价格上涨时,养殖户会扩大产能,增加能繁母猪,推动生猪存栏量上升,育肥成熟后生猪出栏量增加,猪肉供给增加,价格下降。养殖户观察到猪肉价格下降,减少产能,淘汰能繁母猪,生猪存栏量和出栏量下降,猪肉供给减少,猪肉价格重新回升,周而复始。 因为猪周期的存在,猪肉股的股价大都随着猪肉价格大起大落,需要不断跟踪猪肉价格,才好去参与猪肉股的投资。 这样的投资很累,不确定性太强,这也导致猪肉股长期估值都不高。猪价高企的时候,养猪的企业赚的盆满钵满,甚至上富豪榜,猪价坠落的时候,猪养一头亏一头。 随着行业的发展,是否有机会猪价能够稳定下来,弱化甚至是摆脱周期的困扰? 如果猪价能够脱离周期,长期稳住价格的话,猪肉股就成为消费股,估值就不是现在的几倍而可能是二三十倍的消费股的定价。 那猪价如何才能稳定下来? 猪价的波动主要在于供需的不均衡。以中国的情况来说,需求端大多是比较稳定的,主要是供给端的波动。供给多了猪价下跌,供给少了猪价上升,一直无法调整到供需较为均衡的状态。 那又为什么这么难调整呢? 如果国家给定一个猪肉的统一价格,那就直接调整结束。但是这样定价的问题在于,很难定到一个合适的价格。定价高了,伤害消费者降低了需求;定价低了,打击劳动人民降低供给。而需求和供给又受到很多其他因素影响,季节,上下游,突发事件等等,很难只靠一个定价,就满足两边的群众。所以更需要的是一个供需动态平衡的状态。 按照我国目前生猪养殖的产业格局是较难实现一个动态供需平衡的状态。 我国目前的生猪养殖行业,是以散户为主的市场,整个生猪养殖市场较为分散。截止 2019 年,我国生猪养殖行业 CR5、CR10、CR15、CR20 分别为 7.64%、9.40%、10.46% 和 11.16%。 散户多的市场,炒股的人都知道,就是理性不足。 由于养猪的门槛不高,很多小农户,家家户户都会养一点,为了赚点小钱。但专业程度,对市场的认知水平是远远不及大企业的。 众多的中小养殖户,看着猪价追涨杀跌养猪和出栏,一直被认为是加剧了猪肉价格的波动的元凶。看着猪价涨起来,就开始多养屯着,看着猪价下跌,赶紧卖掉,和炒股的心理一样样的。 如果能提升整个市场的规模化和专业化程度,是否就能弱化周期呢? 我国生猪产业目前也确实正在处于不断规模化的进程中。 一方面,我国年出栏500头以下的生猪养殖场数量在持续减少;另一方面,我国年出栏50000头以上的生猪养殖场数量在持续增加。2007-2017年,我国出栏50头以下的养殖户数量减少了55.41%、出栏50-99头的数量减少了23.35%,出栏 5000-9999头的养殖场数量增加了142.71%、出栏10000-49999头的养殖场数量增加了129.28%、出栏50000头以上的养殖场数量增加了714%。 如果单从我国过去的规模化情况来看,周期的波动情况并没有被弱化,当然可能是规模化的程度太低的原因,效果并不明显。 这一轮猪周期里,生猪养殖行业规模化、集中度正在加速推进。 因为猪瘟造成的强制性供给侧收缩,疫苗依旧没有头绪,散户害怕血本无归,大量退出,敢上量的都是大企业。对规模化、标准化、生物安全防护较好的养殖企业是大机遇,大型养殖企业继续扩大养殖规模,以填补退出养殖户的市场空间。这加速了生猪养殖企业集中度的提高。 另外要推出的生猪期货也是利好大企业,小农户将加速淘汰。猪价的波动本身就是对大企业有利,对小农户不利。生猪期货的推出,大企业更有实力套期保值,控制成本,锁定利润,降低周期影响。而小农户不具备期货套保的知识(学习成本较高)。 而从散户角度,近年来整体农民工收入提高,辛苦养100头猪还不如打工赚的多,也将导致散户不断主动出局。 规模化的趋势已经无法阻挡。 由于国内规模化程度不足,我们不好判断规模化趋势对周期的影响,但我们可以借鉴海外的发展情况。 美国和加拿大生猪产业在1980-2010年均经历过快速规模化过程。 截止2016年美国生猪养殖行业排名前5名的企业市场份额分别为 32.63%,加拿大生猪养殖行业前 5 强企业合计占行业约 22.3%的市场份额。 美国和加拿大均处于北美,市场自由贸易程度较高,且加拿大生猪定价机制纳入美国生猪价格等参数,因此美国和加拿大猪价在历史上呈现出较强的趋同性和联动性。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至今的猪价走势上看,美国和加拿大并没有看到猪价的波动幅度伴随规模化推进而出现明显收窄的迹象,猪价依旧呈现周期波动。但若只看近几年的振幅幅度,相比过去几十年是略微有所收窄。(美国生猪产业在2013年和2014年爆发了猪流行性腹泻病毒疫情,属于非常规周期)。 欧洲国家生猪产业在1970-2010年也经历不同程度的过快速规模化。 英国生猪产业在1970年代到1990年代后期经历过了一轮规模化进程,生猪养殖业的场均存栏规模从 1966年的70头大幅攀升至2000年的600头。 作为一个整体,欧盟也在经历着规模化进程,欧盟2005年共有超过380万家生猪养殖场,到了2013 年剩下不到220万家,单场养殖规模也在明显提升。具体国家来看,丹麦国内的生猪养殖场从1982年的55023家持续下降至2018年的3125家,场均存栏规模从169头大幅提升至4090头,年屠宰万头以上的屠宰场从1970年的54家减少至2018年的8家(合作社组织在丹麦的生猪产业经营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德国和西班牙也同样经历规模化进程,养殖场数量下降,单场养殖规模提升。 分析英国和欧盟1991年以来的历史猪价走势,发现伴随着生猪产业规模化的推进,除了发生大的疫情影响的时候,欧盟猪价大体呈现出波动有所收窄的现象。丹麦、德国、西班牙、法国等规模化程度靠前的成员国家同样如此。 但欧盟内部成员之间的生猪产业存栏结构差异较大。罗马尼亚、克罗地亚、波兰和斯洛文尼亚等国家生猪产业的规模化程度相对靠后,个体小养殖户的出栏占比相对较高,与英国、丹麦、德国等国家差别较大。前者猪价波动的幅度要明显大于后者。 综上来看,海外的一些发达国家已经经历过快速规模化的过程,规模化程度较高。从它们的发展历程看来,随着规模化程度的提高,猪周期依旧存在。虽然消灭猪周期几乎不可能,但是弱化周期波动还是可行的。 我们再稍微发散一下,如果真想消灭猪周期要怎么办呢? 如果我们做一个极端假设,全行业只剩下1家企业,也就是说所有的猪肉都是有1家企业供应的话,价格是否能够稳住?那么作为垄断地位,需求如果稳定,供给完全由自己控制和规划,提供足够的供给把价格稳定在政府和人民都能接受的位置上,达到利益最大化理论上是可行的。 那如果还剩下两家以上企业会怎么样? 有两家以上的企业肯定就有竞争,假设需求稳定,大家都想多赚钱扩大份额,把对方挤掉。那就需要扩大生产,只要有利润就继续养,直到供应多到卖不出去,不断降价,降到多养一头猪就多亏一头的地步。然后只能减产,淘汰能繁母猪,等待价格回升,否则就要面临持续亏损。价格回升有利润了又开始养,发现了吗,周期又开始了。 猪作为生物性资产,产品基本是同质化的。也就是说你的猪和我的猪差别不大,主要看谁便宜。所以在竞争中成本低的将容易活下来,如果最后剩下两家也就是成本最低的两家,基本也难以分出胜负了。 如果无法控制全局,就会去预测市场去争抢利润。这是人性的部分,也是构成了价格波动的原因之一。 最显著的例子是中大猪的提前出栏或压栏,即销售策略。比如2015年初猪价低迷,育肥猪出栏体重多地跌破100kg,能繁母猪过度淘汰,使得生猪供应量提前超量释放, 猪价几度探底,低点不断被刷新。比如2019年四季度面对不断上涨的价格,养殖户普遍压栏中大猪,使得生猪供应被人为推迟,加剧猪价上涨幅度。 所以规模化进程减少散户,能够减少更多非理性价格出现,弱化周期波动。 猪周期虽然能弱化,但是几乎无法消灭,前面有思考的朋友可能已经发现了,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生猪价格表面看是当期供需决定的,但生猪价格周期波动的深层因素其实是其自身的生长周期。如果我的产品能够很快生产出来,我就能够比较好的控制价格与供给的关系。当价格上升,我可以快速提升供给,当价格下跌,我能迅速减少供给,价格很快就可以稳定住。 而生猪从后备母猪补栏到育肥猪出栏,大约需要14个月时间, 依次经历能繁母猪、仔猪、断奶仔猪、小猪、中大猪等5个不同形态或环节,从生物学角度具有特定的自然生长规律,和相对较长的时间周期,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对于当前决策产生的行动,结果却需要滞后很远。当供给缺乏的时候,开始扩大生产,需要等到至少14个月之后才有收获。 如果玩过贪吃蛇的朋友可能就容易理解。当还是小蛇的时候,蛇头和蛇尾容易保持一致。当变成大蛇以后,蛇头转向,蛇尾要过很久才有反应,形成了一条弯弯曲曲的波浪。 而蛇头之所以转向,一般起与市场意外变化,而后流转于人性的博弈。所以只要猪还是正常的生长养殖,市场还有人性的博弈,周期依旧会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